曝日本女学生热门兼职 竟然这样来赚钱


ʱ䣺2019-09-10

  在色情产业中,一具具年轻的肉体就是高额的利润,高中女生在整个色情产业里就是高价值商品的代名词。

  后来慢慢就有了援助交际这回事,高中女生通过某种方式把自己的肉体出售给中年男人获取金钱回报,对于这种利用女性赚钱的生意进行过打击,但是此消彼长,永远也禁不完。

  色情行业又出现了一种新的生意——18岁不到的女生双腿张开折纸串珠,裙下风光被男性顾客一览无余。

  近日,三名嫌犯被捕,其中包括色情买卖的管理人员。这个地方每次向顾客收费5000日元,顾客只要交了钱就能看40分钟制服女学生的裙底,姑娘们和顾客之间有一面单向玻璃,没有身体接触,不过顾客如果愿意再交点钱,单向玻璃可以拿开,可以摸摸女学生的大腿。管家婆

  警方的这次行动发现这家店一共有30名女孩,年龄都在16-18岁。这种店子一般叫[JK作所]。

  当然上面提到的只是日本JK行业的一种形式,其它的色情形式还有女高中生按摩服务,和穿高中学生制服水着的女学生合影留念服务。

  于这些年轻的肉体,利用的形式各有不同,但是生意人都认为姑娘们干的是合法的工作。去年大阪一名JK店的经理被捕,这家店雇佣了一名17岁的女高中生给客人进行按摩,全程只穿一件内裤+超短裙。

  这家店的等待室里有监控摄像头,如果姑娘们矿工或迟到还要扣工资,这么做也是让这些小姑娘知道要受店方管理。

  日本的JK行业依然兴兴向荣,相关的社会问题也随之而来。就算性癖好能当成商品买卖,但我们怎么知道背后的代价有多大呢?

  日前看一个电视节目,有朋友力陈应该认真调查在日本有没有华裔女子参加色情录像AV的拍摄,认为如果有的话,这是一件“严重损害国家尊严”的事情。

  这话如果换到日本人来说就会非常古怪。因为,在日本盛行的色情录像行业,绝大多数从业女优都是日本人,显然日本国的尊严已经被她们非常非常严重地损害了。这就是中日两国文化不同而形成的看法差异。

  如果和日本人谈论类似观点,他们恐怕要感觉不可思议。日本着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饭岛爱,早年就是极红的色情影星,其色情录像带至今在商店里销售。

  而在日本被称作“男人性幻想第一名”的艳星还被请去给首相选举开票!在日本人眼里,与色情业沾边虽然不是很光彩的事情,但也绝对算不上丢人。

  日本传统上在性理念方面很是开放。在其传统理念中并没有中国传统的贞操观,而江户时代女性也常常当街洗澡(在日本很多地方还有混浴的习惯)。

  至今日本家庭主妇对于丈夫到色情场所多半持无可无不可的态度,认为“男人工作辛苦,需要进行必要的放松”,或者“因为公事需要进行交际,可以理解”,换到其他国家,这显然会让人感到不可思议。

  在大阪有三家进行脱衣舞表演的剧场,每年日本政府会随机选择一家关闭审查,但第二年又准许其开放另关一家。

  实际上,根据知情人的描述,在这种剧场的前厅,就有大量的只围一件浴袍的年轻女子提供各种服务,买票进来看表演的顾客如果选中某一个,只需增加1,000日元即可随意抚摸,出到3,000日元就可以到附近用帘子遮挡的地方,在规定时间内享受进一步服务了,这些服务包括什么呢?

  看看免费提供的眼罩、手铐、手电、……就可见一斑。(便宜吗?一点儿也不便宜,因为看表演的门票就4,000日元呢,就跟到故宫看珍宝馆一样,光买通票,是进不去的)。

 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这些坦然自如的女性人员,很多是课余打工的在校日本女大学生,第二天会照样到课堂苦读或写论文的!由此可见其社会风气对此的满不在意。

  在世界的许多国家,色情业都给社会带来巨大的问题,其中对于婚姻、家庭的冲击最为严重。在日本,这种冲击也是存在的,但其危害最严重的,并不在婚姻家庭方面,而是对青少年道德的破坏。

  在看日本的电影或动漫时,我们总是可以看到学生在上体育课时会身着体操服,男生的体操裤还算正常,而女生的体操裤则特别短。

  原来这种贴身的深蓝色小短裤叫做「ブルマー」 (Bloomers)。这种短裤主要源自昭和年代,即使不少女生抱怨太过暴露,但是当时日本的教育界却始终力挺这件短裤,直到1990年代之后,才渐渐开始变少。

  日本社会长年好奇,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当局、学校坚持采用紧身短裤?深挖之后,原来还有这么段故事…

  其实体操裤一开始并非这么短,1900年代初,女子体育短裤进入校园,随后由于时代的变迁,体育短裤的长度也开始逐渐变短。直到1960年代中期,像内裤般的长度已经成为主流。紧身短裤除了外型像内裤之外,因为还有紧身的特性,只要稍微较大的动作就容易造成*,因此又俗称「*裤」。

  到底为何会演变至此呢?有两种比较常见的说法。一种说法是,制造商为了提高运动性能,因此才研发紧身型的短裤,但有专家指出,本来的设计就已经足够满足日常运动所需,改版前后并无本质上的差别;而另一说法是,1965年东京奥运,苏联女子排球队选手身穿紧身短裤,让日本女生非常憧憬,引发风潮,不过可信度有待考证。

  紧身裤进入当时的日本校园,实属「不可思议」。因为日本学校向来较为保守,总是严禁校园内有「性因素」,但当时的学界却同意采用紧身短裤,内中一定有什么原因。

  通过专家的大量文献搜查和厂家拜访后,果然证实了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推广。能让紧身短裤推广速度在短时间内如此之快的,背后这个组织也只能是「全国中学校体育连盟」(中体连)了,当时的中体连为了获得更大的发言权,需要资金,于是便与服装制造商携手策划,强制把原有的体育服标准给改了。

  中体连负责推广和营销,而厂商负责制造出货给提成,这种双赢的交易让中体连赚的盆满钵满。

  在双方的强力合作之下,紧身短裤就这样迅速占领了东京各大校园,随后其他县的厂商也纷纷加入了进来想要分一杯羹,之后便普及到了日本全国。

  学校也并不是没有考虑过,当时正值东京奥运,女子体操选手的紧身连衣裤展现出了日本女性线条美及健康美,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,因此学校在听到紧身短裤的提案后也就欣然接受了。

  至于紧身短裤为何在1990年代中期逐渐式微,许多人是说因为体育课程的改变,在昭和时代,男女的体育课程是分开的,但到现代,因为男女是一起上体育课的,于是就逐渐废除。但更大的原因是在1989年时「性骚扰」一词开始盛行,性骚扰的概念渗透到了所有日本人的生活中,这才是紧身短裤被消灭的主要原因。

  坊间流传,当时有许多女学生将穿过的紧身短裤、制服水手服拿去贩售,导致紧身短裤染上了「性色彩」后被废止。